太阳城tyc网址入口 > 太阳城tyc电竞官网 >

忿设无由巧言偏辞——读庄09 人间世之二

  叶公子高将使于齐,问于仲尼曰:“王使诸梁也甚重。齐之待使者 ,盖将甚敬而不急。匹夫犹未可动也,而况诸侯乎!吾甚栗之。子常语诸梁也曰:‘凡事若小若大,寡不道以欢成。事若不成,则必有人道之患;事若成,则必有阴阳之患。若成若不成而后无患者,唯有德者能之。’吾食也执粗而不臧,爨无欲清之人。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,我其内热与!吾未至乎事之情而既有阴阳之患矣!事若不成,必有人道之患,是两也。为人臣者不足以任之,子其有以语我来!”

  叶是春秋时一个诸侯国的名字。楚庄王玄孙尹成子,名诸梁,字子高。这样第一句就明白了,不是叶公好龙的故事。这位子高,从气质类型上看应属粘液质类型,这种人是坚持而稳健的辛勤工作者,适合基层工作。(粘贴一段百科上对粘液质气质类型的描述:行动缓慢而沉着,严格恪守既定的生活秩序和工作制度,不为无所谓的动因而分心。态度持重,交际适度,不作空泛的清谈,情感上不易激动,不易发脾气,也不易流露情感,能自治,也不常常显露自己的才能。这种人长时间坚持不懈,有条不紊地从事自己的工作。其不足是有些事情不够灵活,不善于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惰性使他因循守旧,表现出固定性有余,而灵活性不足。从容不迫和严肃认真的品德,以及性格的一贯性和确定性。)俗话说:弱国无外交。在那个年代外交官是冲在前线的战士,非常危险的,叶公认为自己的天性连普通人都说不过,怎么能去说服诸侯国呢?是不适合面对冲突和挑战的。粘液质的人会提前设想很多困难和意外情况,属于典型的“没有困难制造困难”的人。子高来找孔子,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性格不是能言善辩的人,这背后的信念是“”只有能言善辩那种人才适合做这种使节的工作”,另一方面也希望孔子给他去齐国应该怎样办的建议。

  仲尼曰:“天下有大戒二:其一命也,其一义也。子之爱亲,命也 ,不可解于心;臣之事君,义也,无适而非君也。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,是之谓大戒。是以夫事其亲者,不择地而安之,孝之至也;夫事其君者,不择事而安之,忠之盛也;自事其心者,哀乐不易施乎前,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德之至也。为人臣子者,固有所不得已。行事之情而忘其身,何暇至于悦生而恶死!夫子其行可矣!

  孔子首先从身份层面说,是人都不得不遵守两大准则,一个是命数,比如生在谁家,身为谁之子;一个是自己社会角色,该干什么。子之爱亲是命数的一种,臣之事君也是义的一种,这里只是打比方来说明命和义,而不是仅论述忠孝。“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,是之谓大戒。”是说天地间这种大的准则是需要去接受的,不找借口不谈理由的去接受“命和义”层面的事。也就是说:“你肯定得去!”

  丘请复以所闻:“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,远则必忠之以言。言必或传 之。夫传两喜两怒之言,天下之难者也。夫两喜必多溢美之言,两怒 必多溢恶之言。凡溢之类妄,妄则其信之也莫,莫则传言者殃。故法言曰:‘传其常情,无传其溢言,则几乎全。’ ”

  且以巧斗力者,始乎阳,常卒乎阴,泰至则多奇巧;以礼饮酒者, 始乎治,常卒乎乱,泰至则多奇乐。凡事亦然,始乎谅,常卒乎鄙; 其作始也简,其将毕也必巨。言者,风波也;行者,实丧也。夫风波易以动,实丧易以危。故忿设无由,巧言偏辞。兽死不择音,气息勃 然于是并生心厉。剋核太至,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而不知其然也。苟为不知其然也,孰知其所终!故法言曰:‘无迁令,无劝成。过度益 也。’迁令劝成殆事。美成在久,恶成不及改,可不慎与!且夫乘物以游心,托不得已以养中,至矣。何作为报也!莫若为致命,此其难 者?”

  近处的国家看行动,远处的国家靠说辞。这和人的交往也类似。有句老话叫“亲戚远来香,邻居高打墙”,近处的人彼此了解多,说好听的没有用,看你做什么;远处的亲戚好久来往一次,中间日子有很多空白,就看来的这一次怎么招待怎么交往了,语言和态度就很重要。如果觉得自己不是巧言令色的人,你“传其常情,无传其溢言”就得了。那种你认为适合做使节的人,反倒不一定最合适,你这性格没准是最适合的。

  “其作始也简,其将毕也必巨”,有些事是开始以为简单,但是真做起来发现不简单,同样会有些事开始以为不简单,但是做起来没那么难。所以压力是自己想出来的,不一定真的存在。也就是说,你这性格去齐国最合适、最安全。而且不一定像你想的那么多危险。

  这里摘录一段南怀瑾先生对“以巧斗力”的解释:什么叫“以巧斗力”呢?就是谋略学。所谓兵法都是“以巧斗力”,以寡击众,以弱击强,这个就是最高的谋略,也是最高的兵法。这个“巧”也代表智能,搞政治也好,外交、军事也好,总而言之,人在社会上相处,都是要用巧,以智能来“斗力”。用智能用谋略,开始是阳面的,后来必然会走到用阴谋。所以对用谋略的人,我们中国文化始终讲是阴谋家。从历史上看,陈平帮助汉高祖统一了中国,万古留名,他一辈子也不过六出奇计,所谓奇计就是阴谋,汉高祖刘邦有六次关系到成败的决策,都是采用陈平的奇计而成功的,但是我们拿司马迁的《史记》看看陈平的传记。陈平自己说,“我多阴谋,道家之所禁,其无后乎?”足见道家是最忌讳用阴险的办法的,“吾世即废,亦已矣,终不能复起,以吾多祸也。”他说自己将没有后代,至少后代是不会昌盛的。后来果然如此,据汉代史书记载,陈平的后人,到他孙子这一代,所谓功名富贵,一刀而斩,就此断了,后来他的曾孙陈掌,以卫氏亲贵戚,要求续封而不可得。注意,现在很多青年喜欢学谋略学,都想学鬼谷子,要学就学好的嘛,为什么跟鬼学呢?不要乱学!所以庄子也说:“且以巧斗力者,始乎阳,常卒乎阴,泰至则多奇巧。”用谋略斗智的,挖空心思想搞了半天,想故意骗人家整人家,好话说给人家听,最后害了人家,自己还在那里笑。越聪明的人,鬼心思越多,最糟糕了,最后总是害了自己。这还是从阳面上来讲,以佛家来讲,这种人最后只有下地狱去。

  这段孔子对如何做使节的分析,其实不止是国与国之间,也适合于人与人之间。并不是说存在适合做外交家的能力,而是法乎自然是最适合的。“忿设无由,巧言偏辞。”这句话非常经典。人对一个言行举止过度的人是会有没有来由的“没有好感”的。做人,真实自然最可贵。

  子高听了孔子这番话,应该会更加自信吧!原来自己觉得愚钝不如人的那些特点,是比“巧言令色”更宝贵的特质啊!

上一篇:巧言偏辞 巧言偏辞的意思 巧言偏辞是什么意思 巧言偏辞什么意思 巧言偏辞的近义词

下一篇:巧言偏辞是贬义词吗